首页 >>
“我从最危险的风暴中幸存”——美军驼峰飞行员杰·温雅德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19-09-20 19:34:49 来源:猫先生-猫先生官网-猫先生电竞点击:167

  新华网北京9月3日电(记者丁静、关桂峰、李来房)92岁的原美国空军运输大队驼峰航线飞行员杰·温雅德(Jay Vinyard),2日上午,作为援华美军飞行员的代表,从习近平主席手中接过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这是中国人民对二战期间在中国战场洒下青春与热血的美军飞行员最真诚的感谢。

  记者与温雅德交流时,感到他思路清晰、谈吐幽默,没有一丝迟暮之态。在温雅德的讲述中,飞行员们搏杀于“死亡航线”的情景扑面而来……

  1945年1月,驼峰空运已进行了近3年。飞行员们早已把危险、艰苦的飞行看做平常。但一次突如其来的风暴中的飞行至今让温雅德难以忘怀。

  “6日晚上,我接到了飞行命令。像往常一样领取了降落伞、起飞许可证及货物单据。”温雅德回忆说,我们的目的地是昆明,货物是24只55加仑装的汽油桶和一些杂物。

  温雅德回忆道,在指挥中心,另一名刚从驼峰飞回来的飞行员告诉我,天气正变得越来越糟。我和副驾驶、无线电操作员一起到气象室去了解情况,气象分析员把一条粉笔放平,将整个驼峰区域都涂成了白色。这意味着,整个区域都需要中继电台的导航,还可能伴有强风。这个征兆可不妙。

  虽然心里打鼓,但21岁的温雅德还是硬着头皮起飞了。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驼峰航线3年来最恶劣的天气情况,持续24小时的强风暴袭击昆明到东印度区域,风暴巨大的能量使所有无线电通讯和导航信号中断。有一些飞机因为冻雨使机身结冰而坠落。当晚,温雅德所属的美国陆军航空队损失了9架飞机和42位机组人员、乘客。

  “飞机进入云层后,我发现机身开始聚集静电,可以从耳机里听到静电造成的杂音。很快,我们便因静电干扰失去了导航信号。”温雅德说。

  没有导航,飞机就像被蒙住眼睛在浓厚云层遮蔽的喜马拉雅险峰中穿行。此时,飞机在强烈的气流中已难以维持水平飞行。前方,一团风暴造成的闪电不时点亮机舱。更糟糕的是,飞机的左引擎降速到了2000转,而右引擎却维持在2300转降不下来。

  “我真的想返航了。但我又不想在我的飞行记录中留下失败的一笔。”温雅德决定继续往前飞。

  这时候,飞机的右引擎严重超速,两侧引擎发出令人恐怖的噪声。

  “我加大马力提速,使左引擎也达到高转速。”温雅德回忆说,这时飞机机身上出现了“圣艾莫之火”,螺旋桨叶片闪闪发光,静电干扰更加严重,飞机失联了。

  “在漆黑的夜空中,我们蜷缩在驾驶舱内盲目地飞行。外面什么都看不到,长程电台中不停传来其他飞机的呼救声……”这一切让温雅德和机组成员非常紧张。

  估计差不多到达云南保山的时候,机组试着接通了云南驿导航站的波段,令人惊喜的是,耳机里竟传来清晰的信号……

  “不久之后,我看到了昆明城的灯光,那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画面。”温雅德顺利着陆,从驼峰航线最危险的一次风暴中脱险……

  这样的故事,只是温雅德在驼峰航线650小时飞行时间中的一个“瞬间”。从查巴到昆明的5至7小时航程中,需要翻越喜马拉雅山脉,沿途绝对海拔从16000英尺到12000英尺不等。一年的大部分时间,这片区域都面临暴风雨和冬季高层强风的威胁。飞行员们不仅要克服恶劣气候、缺少导航的不利条件,还需要防备日本军机的拦截。就在如此危险和艰难中,驼峰飞行员共运送了约85万吨的物资支持中国抗战。

  “在天气晴朗时,我们完全可以沿着战友坠机碎片的反光飞行,我们给这条撒满战友飞机残骸的山谷取了一个金属般冰冷的名字,‘铝谷’。”这是美国《时代》周刊二战时期对驼峰航线的描述。

  “每一架飞机、每一颗子弹、每一桶汽油,都必须跨越遥远的距离抵达中国战场。在1944年1月一个月中,每1000吨运到中国的物资都付出了3条生命的代价。”2005年,时任美国驻华参赞裴孝贤(Donald Bishop)在《飞虎的咆哮——“二战”中美飞行员讲述在中国战场的亲身经历》一书中写道。

  时至今日,一些失踪的驼峰机组人员仍然长眠于中国的崇山峻岭中。

  近日,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一支由四川建川博物馆、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电影《大轰炸》剧组及新华社记者共同组成的52人小分队,用人力从西藏若果冰川背下50片编号为41-24688的驼峰美军运输机残骸,并运回展览于建川博物馆。

  “我们用这种方式向英雄致敬,也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人民不会忘记帮助过他们的人!”领队姜帆说。

  “因为纪念二战胜利,驼峰航线飞行员聚会在北京,这非常难得。”温雅德说,中美两国历史上就曾互相帮助,今天更应该团结起来,帮助全世界实现和平、稳定,“我很幸运地活了下来。现在92岁,我仍然期待93岁。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样,享受人生、对战争说不。”